意大利女画家真蒂莱斯基有哪些让人印象深刻的油画作品?

问答社区分类: 绘画意大利女画家真蒂莱斯基有哪些让人印象深刻的油画作品?
8 回复
0
雷語話丹青 管理员 回复于2022-03-23之前

让人不寒而栗的憎恨与愤怒——用画笔来宣泄对男人恨意的真蒂莱斯基

阿特米西亚·真蒂莱斯基是西方文艺复兴时期著名的意大利女画家,也可以说是第一个名留青史的女画家。她强而有力的画面表现力让她成为了与卡拉瓦乔等艺术家齐名的巴洛克风格中最杰出的画家之一,并享有“女版卡拉瓦乔”的美誉。

——真蒂莱斯基作品《发现摩西》

她与米开朗基罗的曾侄还有天文学家伽利略成为密友,并获得来自美第奇家族、西班牙皇室和英格兰皇室的创作委托,并以其多变画风获得“变色龙”的称号。

——真蒂莱斯基作品《狂喜中的抹大拉的玛丽亚》

为何如此大名鼎鼎的艺术家,好像并不为大众所熟知?

这是因为女性在那个时代并没有什么话语权,也是历史长期以来被忽视的群体,更别说在艺术领域了。另一方面,作为艺术家,尤其是女艺术家,虽然她的绘画作品艺术水准很高,但大多被私人收藏而隐没于世。直到上个世纪70年代开展的女性主义艺术运动,真蒂莱斯基的作品才开始被人们重视并进行了深入的艺术研究。

——真蒂莱斯基作品《罗德和他的女儿们》

女画家真蒂莱斯基偏爱描绘《圣经》以及神话故事中的烈女,也可以说是一种迷恋。她的作品反复出现朱迪斯、苏珊娜等圣经中女英雄的题材,采用的表现手法也与传统的表现形式截然不同,她笔下的女性人物充满了英雄气概并展现出强烈的反叛意识,隐喻着对男性特权的反抗和批判。

——真蒂莱斯基作品《圣母像》

真蒂莱斯基之所以有这样的创作思路,是源于她早年经历的一次惨痛的人生劫难。

真蒂莱斯基出生于一个艺术家庭,他的父亲奥拉齐奥是一位画家,也是卡拉瓦乔忠实的追随者。少女时期的真蒂莱斯基被其父亲的朋友,也是她的私人教师阿戈斯蒂诺·塔西在画室侮辱了。在那个时代,少女的贞洁比生命都要重要,悲痛欲绝的真蒂莱斯基将那个男人告上了法庭,然而法庭却迟迟不肯判决,一拖就是八个月。在真蒂莱斯基多次追问审判进程后,法庭竟然荒唐地做出了一个决定:对真蒂莱斯基施行酷刑,如果她能熬过酷刑,那才能证明塔西真的有罪!

——真蒂莱斯基作品《科里斯卡与色狼》

贞烈的真蒂莱斯基接受了这个决定,强大的意志力和复仇的决心让她挺过了酷刑,可悲的是,即便如此,在那个男权社会,法庭仅以偷盗罪判处塔西入狱一年。被辱受害失去名节的真蒂莱斯基也无法再在罗马生活,只得跟随父亲去了佛罗伦萨

——真蒂莱斯基作品《以斯帖站在亚哈随鲁前》

自此真蒂莱斯基把心中对男人和男权社会的愤恨转化为了一种艺术的张力。她曾经在给一位赞助人写的信中说到:“我的作品会说明一切”,她潜心创作,并用自身独特的女性视角去处理传统的宗教绘画主题,完成了很多宏大叙事的绘画作品。

——真蒂莱斯基作品《朱迪斯与她的女佣》

尤其是宗教故事中的女英雄朱迪斯,这是她最为喜爱的创作形象。她通过对朱迪斯的形象塑造,来表达她对男人以及男权社会的憎恨与厌恶。最著名的就要数他那幅带着卡拉瓦乔风格的油画作品《朱迪斯斩杀赫罗弗尼斯》

——真蒂莱斯基作品《朱迪斯斩杀赫罗弗尼斯》

这幅画叙述了一个罗马天主教圣经旧约中的故事:约在公元前600年,以色列国被敌人入侵,十分危急,这时一位名叫朱迪斯的美丽寡妇主动献身,与女仆潜入敌营,色诱并灌醉了敌军统帅赫罗弗尼斯,然后趁其不备将他的头颅割下。失去领袖的敌军随之溃败,朱迪斯就这样成功保卫了自己的国家。

——卡拉瓦乔作品《砍下赫罗弗尼斯头颅的朱迪斯》

画中在描绘朱迪斯和她的仆人在割下头颅的赫罗弗尼斯时候,朱迪斯丝毫没有显示出畏惧的神色,神情果断,眉头紧锁、壮硕的手臂上肌肉紧绷,一手按住赫罗弗尼斯的头,另一只拿着剑的手决绝地向他的脖子割去,鲜血四溅。这与卡拉瓦乔同题材作品对比中,我们不难发现其中对朱迪斯塑造的艺术手法二者有着相当大的差异,我们从画中能深刻地感受到真蒂莱斯基传递的那种强烈的恨意或者愤怒

——真蒂莱斯基作品《朱迪斯与她的女佣,带着赫罗弗尼斯的头》

真蒂莱斯基很多绘画作品的女性角色,都被刻画得饱含生命力,肢体语言和神态生动传神。她痴迷于对于暴力、挣扎、反抗等情节的刻画,尤其是对详细描绘了针对男性的暴力行为,她是要通过艺术创作把自己心里对男人的恨尽情地宣泄出来。就像她的另一幅作品《加尔与斯塞拉》中表现的加尔用铁锤将钉子敲入斯塞拉的耳朵里的残忍场面,真的让人惊心动魄,脊背发凉。

——真蒂莱斯基作品《加尔与斯塞拉》

结语

真蒂莱斯基是世界上少有的女性画家之一,她一生传奇的经历和艺术创作都深深触动了每一个人。她的作品在当时历史背景下所表达的极具批判性的精神,以及对女性罕见的绘画表达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和艺术价值,让她在艺术圣殿中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不同的视角,互通的视界,我是魔韵,欢迎同道互动交流。

本文由魔韵画手原创,欢迎关注,带你一起长知识!

0
画小坤 管理员 回复于2022-03-23之前

阿尔泰米西亚•真蒂莱斯基(Artemisia Gentileschi)是艺术史上第一位杰出的女画家。她的画风接近卡拉瓦乔,她本人也是“卡拉瓦乔主义”的追随者。真蒂莱斯基作为巴洛克时代重要画家之一,在艺术发展史上极富表现力的实力派女性艺术家中占据一席之地。

《抹大拉的玛丽亚》

其杰作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中,80年来,只有《抹大拉的玛丽亚》的黑白图片在艺术界亮相过。

《真蒂莱斯基的自画像》

真蒂莱斯基的自画像稍微有点特殊,或许因为她是一个女画家。实际上,当时女画家的自画像往往也不把自己画成画家,而是画成淑女。绘画对女性来说是一种文化教养。真蒂莱斯基在自画像中突出自己的画家身份恰好是要突破人们的习惯看法,肯定自己是一个自食其力的女画家,而不是以绘画来标榜自己“才艺”的女性。传说绘画是古希腊一位陶匠的女儿发明的,她的情人要出门远行,这位女子就把情人的影子画下来,从而发明了绘画。另外,按照西方的传统观念,包括绘画在内的艺术由九位“缪斯”掌管,而缪斯们都是女性。真蒂莱斯基借用了这样一些观念,使自己的画家身份跟作为“缪斯”的女神联系起来。除此之外,真蒂莱斯基和金农都是用的侧面像,这也具有某种心理暗示的意味。一般而言,在正面像中,美术家可以和观众达成交流,而侧面像则似乎表明画家更愿意自行其是,因而其个性也更加孤僻和鲜明。

阿尔泰米西亚•真蒂莱斯基1593年7月8日出生在罗马,她的父亲奥拉齐奥•真蒂莱斯基是一位技法娴熟并且受到高度推崇的画家。她师从于他的父亲,成为了卡拉瓦乔画派最有成就的后继者。

很小的时候,阿特米西亚就展露了非凡的绘画天赋,很幸运地,她的父亲贺拉斯·真蒂莱斯基Orazio Gentileschi非常开明而且才华横溢,他亲自教授阿特米西亚绘画技巧,阿特米西亚在她17岁时,就已经小有名气了。阿尔泰米西亚的绘画知识绝大部分是从她父亲那里学习到的,她的许多作品展现了与他的风格极其相似的一些特征。与父亲一样,阿尔泰米西亚并没有接受过常规的艺术培训。

父女二人都受到米开朗琪罗•梅利西-达-卡拉瓦乔画作中戏剧化的题材的影响,他们都运用光与影强烈对比(被称作明暗法,源于意大利语中的光线与阴影这两个词),以便在自己的作品中加入朦胧与写实的效果。阿尔泰米西亚的第一幅署名画作是《苏珊娜与长者们》创作于1610年,充分展露了她在画作中戏剧性地阐述故事与个性化的表现力。

1630年,阿尔泰米西亚定居在那不勒斯,在那里,她的艺术风格与画作主题都发生了转变。她的创作题材中越来越少出现女性裸体,更多的是来自《圣经》的主题。并且从她的作品中越来越难看到卡拉瓦乔的影响。尽管出现了这些变化,她的绘画作品仍然受到罗马以及其他地方艺术资助人的赞誉。

1638年阿尔泰米西亚来到英国伦敦,她的父亲从1626年开始就一直是英国国王查理一世的宫廷画家。有些艺术史学家们坚信她可能帮助父亲奥拉齐奥完成了他的伟大杰作,即为格林尼治的皇后寝宫进行的装饰工作。她一直居住在伦敦,直到17世纪40年代早期,最终返回那不勒斯,她在那里继续从事绘画创作.作品是她稍早期画作的翻版,一直到1652—1653年之间的某个时候离开人世。

真蒂来斯基不止一次画过朱蒂斯的题材,论者常将她画面上表现出来的暴烈、义愤跟她少女时代的惨痛经历联系起来,应该说不无道理。

《尤迪砍下何乐弗尼的头》 卡拉瓦乔 约1620 年,199x162.5cm

在卡拉瓦乔完成《砍下何乐弗尼头脑的尤迪》后二十年,1620年,意大利另一位后起之秀、艺术家阿特米希娅. 真蒂莱斯基(Artemisia Gentileschi, 1593-1652)创造了这幅油画:《尤迪砍下何乐弗尼的头》。

真蒂莱斯基的这幅作品截取的也是尤迪下刀的那个瞬间。同样是刀搁在喉,同样是鲜血淋漓,同样是女仆在侧,但是,意境却已大为不同了。现藏于佛罗伦萨的这幅油画,比卡拉瓦乔的上一幅作品,给人的感觉强烈得多。画面中的尤迪,下了狠心,坚决果断,没有丝毫的犹豫,脸上也谈不到什么美感。从画面看,她一剑下去,显然并没有立即解决问题。——她并不满足于仅仅置何乐弗尼于死地,还要割下他的首级。她用左手紧紧抓住何乐弗尼的头发,固定住他的头,挥动着充满义愤的右臂,正在上下抽动利刃,以便最终达到自己的目的。她注意力十分集中,臂膀强健有力,显示出完成此一艰巨任务所需的力度。女仆在这里也没有被描写为一个老迈的被动的妇人,而是一个富有行动力的年轻女性;她紧按何乐弗尼的胸膛,使尸体固定,以便自己的女主人能够得心应手地切断何乐弗尼的喉咙。她俩协同一起,在专心致志地工作着。同卡拉瓦乔一样,真蒂莱斯基也以浓重的黑色背景,强化了前景的戏剧性场面,将观众的注意力集中到斩首这一动作上来。

0
桃子的心灵与世界 管理员 回复于2022-03-23之前

在20世纪以前,艺术可谓是“男权专制”,无论是画家、艺术评论家还是艺术老师等,几乎都是男性,因此艺术史自然而然就基于男性的审美和视角形成。在艺术界男权专制的大浪潮下,女性被认定一概是没有绘画创作的能力。

真蒂莱斯基能在如此封闭的男性世界里成名,说明她在绘画方面是很有天赋和实力的。

阿特米西亚·真蒂莱斯基《苏珊娜与长老》1610年

画中,一个长老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唇边,对女子轻声要挟道对女子说着什么话,只见苏珊娜面部表情很惊恐,此刻她原本精致的五官因为巨大的恐惧感及对两名闯入者的厌恶而扭曲。

这幅画是17岁少女真蒂莱斯基的处女作。画技得到肯定的她很快受到很多王公贵族的关注,一朝成名。

油画 1620年 199cm×162.5cm 现存于意大利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

艺术家通过这幅画作向人们呈现了古犹太女英雄朱迪斯将荷洛费内斯的头颅割下时的瞬间,坚毅的神情和有力的动作将朱迪斯无可动摇的决绝显现无疑。高度强烈的光线将这一幕与其他幽暗的空间清晰地分割开来,完美地烘托出这一幕的紧张感。红色的天鹅绒床罩和雪白的床单则让画面的整体色泽无比饱满、明晰,充满着戏剧化的夸张和构图,迸溅的血液更让这幅作品无比触目惊心。

朱迪丝和她的女仆

0
麦垛鄉村文化 管理员 回复于2022-03-23之前

受害者的反抗:真蒂莱斯基《蘇珊娜與長老》

贞洁而美貌的苏珊娜,一直是艺术家们颇为喜爱的题材。

她的故事出自《圣经》 :犹太富商之妻苏珊娜,是一个貌美且虔诚信教的女子,她的样貌受到了两个长老的觊觎。

一天,苏珊娜在花园沐浴,两位长老趁机潜入偷窥,并胁迫苏珊娜,但被其拒绝。长老随即诬告苏珊娜与人通奸,苏珊娜被判处死刑。青年人但以理,建议分开审讯两位长老,终于识破二人诡计。

对于同一题材,不同时期有不同的创作偏向。在宗教处于统治地位的中世纪,画家们通常会表现但以理的聪明才智;而文艺复兴之后,男画家们则将视角转向了苏珊娜被长老偷窥的这一瞬间。

真蒂莱斯基的《苏珊娜与长老》成就:颠覆了男性艺术家笔下窥视并带有欲望的画面;画作构筑出角色间的冲突关系;苏珊娜不再呈现男性笔下的诱惑和魅力的形象;她用画笔控诉着男权社会的压迫,发出来自于女性的呐喊。

阿尔泰米西娅·真蒂莱斯基(1593年6月8日-1652年) ,意大利巴洛克画家。在那个女画家十分少见的年代,她率先创作了历史及宗教画。

她父親是畫家卡拉瓦乔的追隨者,著名风格主义画家奧拉齐奧,他从女儿小时候就带着她一起作画。

后来他聘请阿戈斯蒂诺·塔西做阿尔泰米西娅的私人教师,然而1611年塔西强奸了阿尔泰米西娅。

她后来创作了一些女性复仇为主题的绘画,就反应了早年的这一段痛苦经历。

真蒂莱斯基后来与一佛罗伦萨画家结婚并随夫去了佛罗伦萨,在那儿她获得极大成功。

1620-1621年,真蒂莱斯基26岁,画了第二张《朱迪斯杀死荷罗孚尼》。同一题材,她在1610年也画过。与那张画相比,新版场面更加血腥。

——她坚守童贞,那些妄图侵犯她的人,遭到了血腥的报复。

她吸收了卡拉瓦乔的强烈戏剧性和明暗对比法,创作了一批刻画暴力的绘画。晚年入选佛罗伦萨迪亚诺学院。

0
V思维视觉 管理员 回复于2022-03-23之前

阿特米西亚·真蒂莱斯基(1597-1652)是艺术史上第一位杰出的女画家。出生于罗马,她的父亲奥拉齐奥·真蒂莱斯基是一位技法娴熟并且受到高度推崇的画家,画风接近卡拉瓦乔。阿特米西亚本人也是“卡拉瓦乔主义”的追随者。阿特米西亚的绘画知识绝大部分是从她父亲那里学习到的,她的许多作品展现了与他的风格极其相似的一些特征。与父亲一样,阿特米西亚并没有接受过常规的艺术培训。

1630年,阿特米西亚定居在那不勒斯,在那里,她的艺术风格与画作主题都发生了转变。她的创作题材中越来越少出现女性裸体,更多的是来自《圣经》的主题。并且从她的作品中越来越难看到卡拉瓦乔的影响。尽管出现了这些变化,她的绘画作品仍然受到罗马以及其他地方艺术资助人的赞誉。1638年阿特米西亚来到英国伦敦,她的父亲从1626年开始就一直是英国国王查理一世的宫廷画家。有些艺术史学家们坚信她可能帮助父亲奥拉齐奥完成了他的伟大杰作,即为格林尼治的皇后寝宫进行的装饰工作。她一直居住在伦敦,直到17世纪40年代早期,最终返回那不勒斯,在那里继续从事绘画创作。

《尤迪砍下何乐弗尼的头》

在卡拉瓦乔完成《砍下何乐弗尼头的尤迪》后二十年,1620年,意大利另一位后起之秀,艺术家阿特米西亚创造了这幅油画《尤迪砍下何乐弗尼的头》。阿特米西亚的这幅作品截取的也是尤迪下刀的那个瞬间。同样是刀搁在喉,同样是鲜血淋漓,同样是女仆在侧,但是,意境却已大为不同了。现藏于佛罗伦萨的这幅油画,比卡拉瓦乔的上一幅作品,给人的感觉强烈得多。同卡拉瓦乔一样,阿特米西亚也以浓重的黑色背景,强化了前景的戏剧性场面,将观众的注意力集中到斩首这一动作上来。阿特米西亚不止一次画过这个题材,论者常将她画面上表现出来的暴烈、义愤跟她少女时代的惨痛经历联系起来,应该说不无道理。

0
诗夜城主 管理员 回复于2022-03-23之前

意大利女画家真蒂莱斯基的让人印象深刻的油画作品

真蒂莱斯基是17世纪意大利的女画家,她从小就跟随父亲学画,然后受过海景画家塔西的指导,然而,她最崇拜的人是卡拉瓦乔,她非常痴迷卡拉瓦乔的油画风格,认为反差强烈的光影明暗对比法渲染出来的气氛,显得很真实,对于画家自己,还是观赏者,欣赏这样的画作,浑身的情绪都会被释放,

真蒂莱斯基是佛罗伦萨的素描学院第一位被接受的女性艺术家,也是第一位绘制历史和宗教主题的女艺术家,可见她出众的才华;在真蒂莱斯基的众多油画中,让人印象深刻的是《犹滴砍下荷罗孚尼之头》这幅油画看起来有些暴力,这和她不幸的经历有关,

真蒂莱斯基作品《犹滴砍下荷罗孚尼之头》

画作描绘了犹滴砍下醉酒的亚述将军荷罗孚尼的头颅,后者包围了犹滴的家乡伯夙利亚,之后她和她的仆人带着荷罗孚尼的头颅回到了伯夙利亚,真蒂莱斯基用一种惊人的新颖直率的方法处理了这个主题,虽然她受到卡拉瓦乔的影响,但她的诠释比起卡拉瓦乔同主题的和缓描绘更加大胆,

真蒂莱斯基借助强烈的明暗对比,突出戏剧性的画面表现力,烘托出撼人的气势,本画让人信服,如此健硕的犹滴当然能完成这样了不起的功绩,色彩丰富的巴洛克衣袍、对亚麻和皮肤质地的表达都展现出女画家完美的技巧,整幅画里面呈现出女画家年轻时被人qb 后报复的欲望,还有她遭受那次不幸后的心灵折磨。

0
讲解员小秦 管理员 回复于2022-03-23之前

被侵犯后,画笔是她的复仇女神:女画家真蒂莱斯基

《拿鲁特琴的自画像》 1615–1617 阿特米希娅

艺术史中,大家更喜欢叫她阿特米希娅·真蒂莱斯基,她是艺术史上少有的几位女性艺术大师。她生活在文艺复兴时期,是意大利当时唯一以画为职业的女人,是欧洲艺术史上第一位有名可考的女画家,也是欧洲艺术史上第一位成为艺术学院(迪赛诺学院)院士的女画家。

她17岁时惨遭不幸:被另一位同行画家侵犯,她诉诸法律,但法律没有给她公正,反将她羞辱。这段悲剧经历在现代,却远比她的画更为广为人知。在最常见的叙事,正是把阿特米希娅笔下那么多充满复仇欲望的、血腥暴力的女性形象归结于这段经历。

《苏珊娜与长老》1622年 161x123cm

这当然更是一种刻板的观念:先不论这两者之间的联系到底有多少可靠的证据。用这样一厢情愿的方式来推测,只是将阿特米希娅这个活生生的艺术家,压扁成了一个被强暴的符号——而忽略了她同样有大量画面温柔的作品,以及最关键的:她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犹滴斩首荷罗孚尼》阿特米希娅

阿特米希娅·简特莱斯基(Artemisia Gentileschi ),是在1593年的7月8日出生于罗马,他的父亲奥拉齐奥(Orazio Gentileschi)在当地是位小有名气的画家。身为家中长女,12岁的她在母亲去世后不得不挑起家务的重担,常常要在父亲忙于工作时照顾家中的三个弟弟。另一面,工作繁重的父亲也常常让阿特米希娅在绘画时打打下手,出于生计需求,阿特米希娅多多少少开了始一些基础的绘画训练。

鉴于她的女性身份,当时极少有女艺术家登台亮相,更遑论女孩子前往画家工作室学习了。因此,她主要在家中复制父亲的作品为主。当时谁也想不到,这位貌不惊人的小姑娘的成就,会远远超越其父。

《犹滴与女仆》

17岁的阿特米希娅,就已经为我们留下了一张艺术史名作,同时也是她现存最早的作品《苏珊娜与长老》。这是一个有着千年历史的常见题材,备受画家青睐。这一典故出自旧约《圣经》中的《但以理书》(因新教改革,新教版中文圣经将其收入《圣经外典》)。

苏珊娜是犹太富商的妻子,城内两位长老觊觎她的美貌,先偷窥她沐浴,继而上前玷污。苏珊娜宁死不屈,奋力反抗。谁知两位长老面对罪行败露却利用手中的权势,诬陷她与别人有染,可怜的苏珊娜就此被判死刑。听到她祈祷的上帝,派但以理救出了苏珊娜,而两名长老则被处死。从此,苏珊娜成为西方文化中贞女的象征。

《维纳斯与丘比特》 1625–1630年, Virginia Museum of Fine Arts

虽然这一主题有着许多戏剧化的剧情,短小紧凑的故事中有强暴、情欲、窥视癖、信仰、善恶有报等种种复杂因素,但纵观西方绘画史,几乎所有的画家都挑选“长老偷窥苏珊娜沐浴”这一幕。这显然不是偶然:西方艺术史中的女性角色,长期以来其在画中存在的价值,便是供“他人凝视”,而这个观众已经被预设为男性。这一点在苏珊娜题材中显得尤为突出,苏珊娜总是被塑造成一个被看的景观,观画者也实际上加入了长老的行列,在画外一起窥视她的肉体,这几乎成了一个惯例。

《苏珊娜与长老》

但阿特米希娅并没有把女性当做一个被观看之物。17岁的她,笔下的苏珊娜是一个极端厌恶、坚决拒斥的姿态,她没有搔首弄姿、刻意展现任何的女性肉体之美,反倒真实的、竭力回避着长老咄咄逼人的目光,以致身体呈现出并不美丽的扭曲,充满了在面对入侵时的无助之感。足见,作为一个女性艺术家,这就是她对自己身体真实的态度:她不是什么仅供观赏的“物”,她也并不想任何人窥视她的身体。这一点,与其他男性艺术家笔下楚楚可怜、无助但诱人、魅惑的苏珊娜截然不同。

在创作了这张画几个月后,1611年5月,阿特米希娅迎来了一生中的悲剧时刻:她被父亲的朋友、同样是画家的塔西(Agostino Tassi c1580-1644)侵犯,彼时塔西正与她父亲共事完成罗马宫的装饰工作,因此塔西顺势成为阿特米希娅的绘画导师,却没想到他既无师德,更是人面兽心。强暴阿特米希娅后,为了掩盖罪行,塔西空口许诺将娶她为妻,却在背地里试图杀害她以消灭证据、并将她创作的画作据为己有。

忍无可忍之下,阿特米希娅将塔西送上法庭,这样的决定即便在今天依旧充满勇气和决断,当然也在当时的罗马引起轰动。但她并没有迎来正义,塔西在法庭上污蔑阿特米希娅行为不检点,与他人乱交,因此没有娶她为妻,而十七世纪的意大利,不仅女性的社会地位极其低下,女性的证词也不通常不被信任。

因此,罗马法庭面对无权无势的阿特米希娅,天然的假定了她是诬告自己的老师塔西,因此让士兵当场给她施加刑罚,用细麻绳紧紧捆绑她的十指,法官每问一次“你说的是实话吗?”法警便勒紧一次麻绳,直至她血肉模糊,阿特米希娅的回答始终没变:我没说谎。这次经历令她双手近乎残废,她怒尔在法庭上质问法官:“是我将他告上法庭,结果受刑、被审问的反而是我?”

阿特米希娅《自画像》

冗长的法律流程和当地长久以来对女性的歧视,让无权无势的阿特米希娅度过了钝刀割肉般的七个月,在另一次庭审中,法官给了她更大的羞辱:如何证明自己在被塔西强暴后不再是处女。他们当场找来两个助产士,在法庭上拉起了一面布帘,由助产士验证阿特米希娅确实遭到侵犯。最终,阿特米希娅勉强赢了官司。

这样的经历,深深地伤害了这位18岁少女的内心,最终:塔西虽然遭到了谴责和放逐的法律制裁,但这一惩罚从来没有得到执行。而受害者阿特米希娅,以莫大的痛苦,莫大的勇气争取的公义,却成了罗马人茶余饭后的笑柄,这场悲剧成了她一生的转折点。

庭审后第二天,阿特米希娅嫁给佛罗伦萨艺术家彼得罗·斯蒂亚泰西(Pierantonio di Vincenzo Stiattesi),正是斯蒂亚泰西的哥哥为阿特米希娅担任法律辩护。新婚燕尔,夫妻俩双双离开伤心之地罗马,奔赴佛罗伦萨开始新的生活。

但新生活能否掩盖过往的伤痛?她的悲愤该向谁说?

《犹滴斩杀荷罗孚尼》, 1612-13年 158.8 × 125.5 cm

画笔成了她的复仇女神。隔年,1612年阿特米希娅创作了她在艺术史上的代表作:《犹滴斩杀荷罗孚尼》。这是西方文化的“美人计”,出自圣经《犹滴传》(作为次经,被罗马天主教及东正教认为是《旧约圣经》的一部分,部分中文《圣经》因翻译自新教版本,故无此节。)犹滴是一位以色列的美丽寡妇,面对荷罗浮尼率领的十三万大军围城,她挺身而出色诱荷罗浮尼并将其灌醉斩首,安然返回以城内,犹滴由此成为了以色列人的女英雄。

▲卡拉瓦乔 《犹滴割下荷罗浮尼的头》1598-1599

在其他艺术家笔下,犹滴往往是一个风情万种的女郎,即便是提着头颅或是在斩首的过程中,也往往呈现出大小姐般的柔弱与嫌恶,这一点在卡拉瓦乔的犹滴和波提切利的犹滴身上展现的很明显。

波提切利 《犹滴返回伯赛利亚》

但在阿特米希娅的笔下,美丽的犹滴更像是位女屠夫,观众直面了残酷的斩首瞬间,一束光照亮了屠宰现场,犹滴镇定而肃穆的一手持刀,一手抓住荷罗浮尼头颅将其斩下,白色的床单满是鲜血,女性的诱惑与美丽彻底消失,只有赤裸裸的杀戮,原本神话中的宗教因素被排除的一干二净。

《犹滴斩杀荷罗孚尼》, 1612-13年 158.8 × 125.5 cm

其后,犹滴也成了阿特米希娅反复创作的题材。因此,在一些学者们看来,创作如此暴力血腥的斩首,更像是被性侵的受害者在绘画上的反抗与回应,这不是一位在上帝指引下的女英雄、也不是一位风情万种的色诱女郎,只有复仇能激发出如此刚毅果断的屠宰。

《埃及艳后之死》(Cleopatra),1633-5117 × 175.5 cm

因此,犹滴更像是画家的复仇女神,阿特米希娅用这样一张进入艺术史的绘画,将同是画家的塔西钉在了强奸犯的耻辱柱上,堪称是用画笔完成了一个永恒的复仇。除此之外,阿特米希娅也尤为钟爱各类女英雄的题材,包括埃及艳后、罗马贞女卢克雷齐亚等等。相比较而言,她笔下的女性形象,有力、激情、甚至略带凶悍,这成了阿特米希娅因此而闻名。

在佛罗伦萨生活,也使得阿特米希娅摆脱了父亲的阴影。她的画令佛罗伦萨的统治者美第奇家族赞赏不已,进而令她在1616年成功加入了著名的迪赛诺艺术学院(世界上第一个美术学院的第一名院士),从此,阿特米希娅以一名职业画家的身份生活。

《自画像》 约1615年-1617年

然而,私下里,她的婚姻并不幸福,因为斯蒂亚特西背负了无数债务。他们在五年内生了五个孩子,却只有两个幸存。1618年,她与弗朗切斯科·玛丽亚·马林吉(Francesco Maria Maringhi)展开了热情洋溢的婚外恋。但佛罗伦萨不是她的终老之地,由于没能完成美第奇家族的委托,面对柯西莫二世的愤怒追捕,她再次踏上了颠沛流离之路。

离开佛罗伦萨,阿特米希娅先回罗马投奔父亲,继而前往威尼斯,再跑到西班牙统治下的那不勒斯。最后,虽然抱怨当地物价过高,但她还是在那不勒斯定居了25年。一座欣欣向荣的小工作室在这浪漫的海港都市开张了,由她和女儿普鲁登扎(Prudenza)共同经营打理。这一时期的作品,相比较她年轻时少了许多血腥和愤怒,在商业化的浪潮摸爬滚打中,她订单上至西班牙国王菲利普四世,可谓是备受当地人青睐。

《苏珊娜和长老》,1652年。布面油画,200.3×225.6厘米。

命运倒成了一个循环:我们现存最后一张阿特米希娅的作品,正是她17岁最早的那一题材《苏珊娜与长老》。相比较17岁那个少女充满恐惧之情,整幅画面排斥和能量更少,苏珊娜更像是一位神圣的贵妇在与两位长老论道,身体也没有丝毫裸露之感。也许年岁的增长,为人父母的经历带来了心理上沉静与勇气,亦或者养家糊口的生活,令她开始更为客户的口味着想——毕竟所有的画都是要挂在特定场地做装饰使用。

《自画像》1638年 阿特米希娅

尽管阿特米希娅去世的确切时间并不清楚,据认为很可能是在1656年那不勒斯瘟疫期间,但她60岁的年龄在当时堪称高寿。她最后的日子过得不错:唯一幸存的孩子过上了不错的生活,接受了良好的教育,而她本人备受欢迎,甚至还跟伽利略保持着友谊。

毫无疑问,她可以跻身为最有成就的画家之一,俗一点说:她少女时期的作品就已经被意大利、西班牙、英国的统治者们所青睐,其中甚至包括柯西莫·美第奇二世这种专业的艺术赞助人。

因此,若总是在艺术史中刻意强调她女画家的身份,甚至有点不公平:毕竟她的成就不是靠性别,而是凭本事。

0
美考通 管理员 回复于2022-03-23之前

Michelangelo's Sistine chapel, 1508-1512

这幅朱迪带有性的暗示,她的姿势看起来和现在模特在镜头前摆的姿势并无不同,还穿着现在时髦的高开叉裙子。她没有神色紧张地逃回城内,头颅也没有装着袋子里,反而是被踩在脚下,她像是一个女神一样在炫耀她的战利品,于是这幅画也带有了“落入有心计的女人手中下场如此”的意味。

Giorgione, Judith with the Head of Holophernes, 1504, Hermitage Museum, St Petersburg

这幅画里,朱迪刚砍下何乐芬的头、把头递给侍女装进袋子里。说实在的,砍别人的头,何必要脱衣服呢,再说圣经里面本来也没说两人咋样了…只能说为了要画奶子,画家的脑补能力还是挺强的。

Giovanni Baglione, Judith and the Head of Holofernes, 1608, Galleria Borghese, Rome

这里的朱迪和一丝不挂已经没区别了。诸如此类的朱迪多如牛毛、数不胜数。这又是人们以宗教神话为借口而画裸女的另一例子。

Jan Massys, Judith with Holofernes's head, 1543

现在让我们回到文章开头的画,这才是今天的重点。这幅画是阿特弥西娅·真蒂莱斯基Artemisia Gentileschi的作品。(由于画家名字太长,以下简称真蒂。)

Artemisia Gentileschi, Judith Beheading Holofernes, 1620-1621, Uffizi Gallery, Florence

画中的朱迪一只手抓住何乐芬的脑袋,另一手持一把沉重的剑正在砍下何乐芬的头颅,从她卷起的袖子可以看出她砍得似乎有点吃力,说不定还来回锯了好几下。

她的身体稍微往后仰,好像有点抗拒一样。明显她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动作太不专业了,因为她不是职业杀手,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

但在这第一次杀人的迟疑中又可看出她的坚定,她双唇紧锁,眉宇间尽是毅然,右手紧紧地握住剑柄,左手死死地按住敌人的脑袋,从指缝中露出来的敌人的黑发。而她的侍女在一旁,奋力地压住何乐芬已经扭曲的身体。

何乐芬是从睡梦中惊醒,他一只手被反扣在身后,一只手正往侍女的方向抓,但他什么也没抓到,这时尽管他再怎么挣扎也无用,长大了嘴巴也发不出求救的声音,绝望的眼神越来越暗淡。和何乐芬身上暗红的丝绒毯子相呼应,他暗红的血流淌在白色的床单上,有的顺着褶皱流下来,有的化成一团。朱迪和侍女的的手腕和手臂上都溅上了敌人的鲜血,但在那个关头,她们是不会注意得到的。结局已经很明显了,无论朱迪能否出逃,敌方的首领已经无力回天。背景是一片死寂的漆黑。

正如上面所说,朱迪的故事要弄成兼具色情用途的画面是很容易的。

事实上,朱迪的画作最常见的的是朱迪提着砍下来的头,因为这个画面比较好操控,几乎可以直接画一幅普通的女子肖像画,只不过要再加一个头和一把剑。

因此尽管历史上每个画家都画过这个题材,却没有多少幅能够让人过目不忘。相比之下,很少作品画出正在砍头的场景,因为要表现这个残忍但又正义的杀戮相当困难。而真蒂这幅画动感地表现了这个惨烈的决定性瞬间,堪称神作。

细节的处理出神入化,从何乐芬脖子上喷出的暗红的血液好像随时要喷出画面,观众似乎已经可以闻到血腥味了;朱迪手指中窜出来的几撮黑发,让人感觉到动作的激烈。

从黑暗中喷薄而出的女性对保家卫国的坚定决心盖过了画面的血腥,这就是为什么它不会沦为又一幅以色情或暴力取胜的平庸图像,而是最著名的朱迪形象。

当然,真蒂并不是第一个画朱迪正在砍敌人头颅的画家。另一个大名鼎鼎的巴洛克画家卡拉瓦乔早就画过了。这两幅画在很多元素上都很相似,因此经常被拿来比较。

Caravaggio, Judith Beheading Holofernes, 1598–1599, Galleria Nazionale d'Arte Antica at Palazzo Barberini, Rome

然而,卡拉瓦乔的这一幅,尽管也很有名,和真蒂那幅相比还是差了一点。主要问题是卡拉瓦乔笔下的朱迪有点太嫩了,而且她的动作看起来很不情愿,拿刀的手和按住头的手软绵绵地没在用力,表情也看不出毅然,感觉好像她对自己做的事很犹豫甚至厌恶。

我看到她的动作时忍不住在想,如果叫我这个没杀过鸡的人去杀鸡,那我的表情和动作大概就是像她那样,眯着眼睛、畏首缩脑地、本能地往后退,生怕鸡血溅到自己身上。

最煞风景的是朱迪的侍女,这幅画里的侍女是一个想女巫一样的老太婆,而且她在旁边完全没有帮忙,一副猪队友的样子,加上她面瘫一样的演技,让人提不起劲儿。何乐芬脖子里喷出的血看起来也很假,真实场景中怎么会喷得这么整齐,除了那几条像是PS出来的红色粗线,没有任何一滴血弹在了床单或其他地方,真是五毛特效……

相比之下,真蒂的朱迪是拥有坚毅意志的女英雄,她果断、睿智、有勇有谋,随时有牺牲的准备。而画中的侍女也和朱迪一样,是忠诚勇敢的斗士。两人年龄相仿,配合默契,在画中几乎看不出主仆关系,反而像是革命的同志,画家表现出了女性坚强的意志力和行动力。

这幅画已经非常了不得了,然而更加了不得的是,真蒂是个女画家。

因为在那个年代,要当一个女画家需要付出的努力和艰辛要比一个男画家多一百倍。

真蒂所生活的16-17世纪,妇女几乎是不可能学画的,因为所有学画的机构里都是男人。

真蒂的父亲也是成功的画家。从小真蒂就跟着父亲学画,这个天然的优势让她比其他的女画家多了一重幸运,因为她不需要去男性主导的工作室。

但更要命的是社会的观念普遍认为女性画画不如男性,即使有些女性画得很好,她们可以接受的委托范围非常局限。社会认为女性只能把花花草草这种地位比较低的静物画画好,不可以驾驭地位和难度都最高的历史题材。真蒂是率先创作历史及宗教画的女画家,有这种委托等于是真正被美术界认可了。不仅如此,她直到今天都被历史铭记,是相当的了不起。

真蒂另一幅关于朱迪的作品。

Artemisia Gentileschi, Judith and Her Maidservant with the Head of Holofernes,1625, Detroit Institute of Arts, Detroit

尽管真蒂已经是西方历史上最著名的女画家之一,她仍然逃不开偏见对她的伤害,和她有关的一桩强奸案跟随了她的一生,甚至连几百年后的今天亦是如影随形。

18岁那年,正在真蒂的在艺术界崭露头角的时候,她向法庭指控了一个叫塔希的男画家强奸罪。塔希是父亲请来教她画画的私人教师。真蒂相当勇敢,因为告人强奸在当时等于是公开承认自己是“残缺商品”,就算赢了诉讼,这个丑闻也会跟随自己一辈子,因此很多强奸受害者都宁愿忍气吞声。根据她自己的证词,塔希强奸了她,途中她有反抗并且用小刀割伤了他。但是她起诉的时候离这个事件已经过去3年了,而这三年间她和塔希一直保持情人关系,因此法庭对她的指控表示质疑。

她说,因为塔希一开始强奸了她并且对她说之后一定会娶她,所以她才继续和他保持关系,结果她现在发现他早就有老婆了。然而塔希说,他们一直都是你情我愿的,没有强迫她。接着,他反咬一口,说真蒂早就不是黄花闺女了,而且说她和自己的父亲乱伦。结果,法庭找来了产婆对她进行身体检查,而且要求真蒂接受酷刑来证明她没有撒谎,于是她英勇地接受了十指钻心的“夹手指”拷问,拷问过程中一口咬定她说的都是真话(这逻辑我没懂,为什么原告反而要受拷问?)后来,塔希被发现有强奸妇女的前科,以及对妻子的妹妹乱伦的人渣罪行,于是塔希被判有罪,流放出罗马。

然而,由于渣男是某贵族的关系户,他被流放了没几个月就回来了,但之后真蒂和他就再没瓜葛了。到现在,已经没人记得他和他的作品了(他本来就很二流),就算记得也是个强奸犯的名声。

所幸之前的强奸案庭审没有对真蒂的婚嫁产生影响,女画家后来嫁给了另一个画家,而且她在艺术界越来越有名,现在她是公认的西方最伟大的女画家之一。委托者纷沓至来,当然很多人正是因为那个著名的性丑闻案件知道她的,出于好奇就想订购她的作品看看。这不能说是一种恶意,但确实是赤裸裸地消费她的私生活。

甚至在今天,对她画作的解读也经常因为她的强奸案而产生了一些刻板印象。文章前面介绍的她那幅著名的《朱迪斩首何乐芬》被认为是她对男权的愤怒反抗或复仇,画中持剑的动作被认为是她被强奸时拿匕首反击的象征,如此等等。

虽然我们很难知道真蒂究竟有没有下意识地这样画,这幅画的好绝不仅在于它是画家个人经验的代入,而是在于画家精湛的技艺和对历史题材的自如驾驭,假如说这个经历对她造成影响,那也是沉淀下来的对人性的认知。不少人把这幅画的成功原因很大程度上归结为一个女性亲身所受过的伤害,这其实才是一种伤害,说明她仍然没能逃过偏见。

不过话说回来,真蒂一早就知道她逃不过,她知道客户和公众在背后窃窃私语:看着她画的朱迪他们会想象那是她的中二病发作、看着她画的裸女他们会想象她是不是也是一个不纯洁的女人,正如当年法庭对她的预设一样。是的他们在消费她的受害者身份,但是结果呢?

她在画中一个最微妙的地方留下自己的大名:画中朱迪手臂上的那串手镯,镯子上镶嵌的椭圆宝石上画着希腊月神阿特弥斯(Artemis)的形象。这其实是画家的签名,因为她全名叫阿特弥西娅·真蒂莱斯基(Artemisia Gentileschi)。

通过这个隐晦的签名,真蒂大方地对人们说:“既然你们这么想我承认,那我就承认给你看,我就是那个砍男人脑袋的朱迪”。这样的做法让我想起美国娱乐天后金卡戴珊,同样因性丑闻闻名,但却不介意被人消费被人娱乐,反而利用这个八卦炒红自己,真正是能屈能伸。(这个比喻看起来很奇怪,一个大画家,一个大奇葩,但说不定在当时真蒂也被人视为一个奇葩呢...)

偏见又如何?最后结局是真蒂莱斯基名留青史,这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