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马,悲鸿;画虾,白石,还有啥物可画到世上一极?画“风”吗?

0
水彩画家
水彩画家
管理员提问于9月前

画马,悲鸿;画虾,白石,还有啥物可画到世上一极?画“风”吗?

答案 10
0
维苑23维苑23 管理员回答于9月前

徐悲鸿和齐白石在中国画坛那都是享有盛名的一代大师,尤其是徐悲鸿画马,齐白石画虾更为世人称道而闻名于世。

中国画题材十分广泛,山水、人物、花鸟、草虫皆可入画,但要达到如徐悲鸿的马,齐白石的虾之境界,并非易事。\"画风\"固然重要,但要成画坛\"一极\",艺术家艺术创作能否体现时代精神,文化特色以及艺术家自身修为,绘画技法能否独树一帜,引领潮流,影响时代至为关键。

能够把某种物像用绘画的手段表达到登峰造极,也就是提问者所说的\"一极\"的除徐悲鸿的马、齐白石的虾外,李可染的牛,黄胄的驴,娄师白的小鸭子都是可称\"一极\"的精典。其共同特点是创作契合时代精神,内容来源于生活,绘画技法高超,笔墨功夫深厚,气韵生动,为大众喜爱。

0
云爱诗云爱诗 管理员回答于9月前

张大千的虎。

0
墨缘7143487112墨缘7143487112 管理员回答于9月前

郑板桥画竹,王雪涛画牡丹。

0
沐曦9279671867沐曦9279671867 管理员回答于9月前

除了徐悲鸿画马,齐白石画虾,还有黄胄画的驴,享誉内外。

黄胄,原名梁淦堂,字映斋。中国画艺术大师、社会活动家、收藏家。少年时改名为黄胄,取意“炎黄之胄”,河北蠡县人。年少时因生活艰难而辍学,喜欢绘画。十五岁拜师赵望云门下。生前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炎黄艺术馆馆长,全国政协委员等职。

黄胄擅长画驴和他的经历有很大关系,文革期间在新疆放了三年驴,他长时间观驴、放驴、喂驴,与驴接触,和驴接下了不解之缘。他的夫人说黄胄非常爱驴,把它视为小孩,在黄胄离开以后,驴仍能从人群中认出他来,非常温顺。黄胄画驴的高超技巧与其对驴的深入了解和观察显然是分不开的。在这期间,黄胄画了大量的驴,在画坛被戏称为“驴贩子”,他的老师赵望云称“黄胄画的驴能踢死人”,可见画的形象逼真。细看画的驴笔墨趣味浓厚,意境悠远,生机盎然,风格奔放,作品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奕奕有生气,生活积累丰富。

黄胄画的驴,艺术收藏者甚爱之,受到中外人士的青睐。他的精品画作,一平方尺拍卖价格高达近百万,字画超千万的作品不胜枚举。

作为一个艺术大师,对中国文化艺术事业做出了杰出贡献。独创性地将速写融入中国画,开启了全新的人物画笔墨范式,拓展了中国艺术语音,现存大量艺术作品及《黄胄作品集》、《黄胄谈艺术》等三十余部著作传世。

0
司马情1司马情1 管理员回答于9月前

还有,黄胄画驴、可染画牛、张善子画虎、任伯年画猫、郑板桥画竹、吴作人画熊猫、凌立如画鸡、李苦禅画鹰。

0
宝良13宝良13 管理员回答于9月前

当代画家刘继卣的国画 (写意老虎)

百兽之王 虎虎生威

霸气之势 跃然纸上

0
用户3164030200183用户3164030200183 管理员回答于9月前

黄胄的驴子

0
涂之人995涂之人995 管理员回答于9月前

白石虾悲鸿马,

黄胄毛驴(王)子武蛙。

苦禅鹰可染牛,

凌虚金鱼(王)雪涛花。

抱石雨石鲁(丹)霞,

(袁)晓岑孔雀(蔣)兆和娃。

业术专攻心不死,

随便一样即可佳。

0
千千千里马千千千里马 管理员回答于9月前

谢谢您的邀请和提问。“画马悲鸿画虾白石,还有啥可画到世上一极?画风吗?”你以为世界上该画到一绝程度的都被徐悲鸿齐白石画绝了,再也无物可画,就剩“风”是没人画了?

其实,风也不好画,像画马画虾一样。世界上能够画到一极的,不是什么物的问题,而是画家怎么画的问题。

例如,除了徐悲鸿画马,齐白石画虾,还有李可染画牛,关山月画梅,黄胄画驴,吴冠中画虎,李苦禅画鹰,蒋兆和画鸽子,陆一飞画云水,王雪涛画牡丹,这些画家都是把自己喜欢的东西画到了一定的极致。

其实,被我们忽视的还有很多。例如徐悲鸿画猫也画得非常精彩,吴作人的金鱼画得非常精彩,娄师白画鸭子也是比较出名的。如果我们一一细说,还有很多画家,都有自己的擅长和过人之处。

《历代名画记》引用了南朝人孙畅之《画述》里的故事说:汉桓帝时有个画家叫刘褒 他画了一幅《云汉图》,就是天空的云,观看者觉好热;于是他又画《北风图》,大家忽然觉得有寒冷之感。这是中国最早画《风》的记载。

可见风不是没有人画过,而是很早就有画家画过了。

可能你觉得,画风太不可思议了,因为风是我们是看不见无形的东西,其实这个风啊,我们也能把它画出来。

风在绘画作品里面表现的太多了,我们形容唐代人物画大师吴道子的画是“吴带当风”,就是风的具体形象。再比如说画柳树被风吹起来了,画海浪被风吹起来了,画荷花在风里摆动起来,摇曳生姿。张大千就画过《风荷图》,这就是画家用艺术手法画风。可以说画风不是问题,而且很多画家画风都不成问题。

例如金辽时代的人物画《文姬归汉图》里,就是画了风吹大漠,步履艰辛的情景。黄胄的1955画的《洪荒风雪》也是画风的名作,所以,画风一点也不新鲜。

这里我要说一说我们画画,不管什么样的画,我们都可以把它画出来,但是要把它画的非常的好,这就需要有很高的艺术欣赏性和创造性,你才能够把它画得很好,比如说,齐白石画虾也不是齐白石第一个画,而是在齐白石之前就有人画过这个虾,明代的徐渭就画过虾了。

但是齐白石呢,他在前人的这样一个基础上,把虾呀画得更好了,越来越精彩,有一种栩栩如生的感觉,而且笔墨淋漓大气,这是前人所没有的。他是怎么画出“齐白石”的虾呢?

原来齐白石对下进行了认真的观察,自己还养虾日日观赏思考。刚开始他画虾呢,也不是很好,也不是画的很活,但是慢慢的,通过摸索以后,齐白石的虾就画的越来越透明了,也越来越这活灵活现了。而且他对虾还进行了艺术上的加工,这样把虾就画的又像真的,又不是真的,而且比真的虾还要那活灵活现,真是来自于生活又高于生活。

徐悲鸿画马也是同样的情况,徐悲鸿为了画好马,他学习了马的解剖和西方的绘画传统透视,这样马在徐悲鸿的笔下,立体感塑造的更好了,再加上他自己的笔墨技法比别人都用的很好,所以他画的马非常的有气势,有笔墨有造型,而且他画的马没有一匹马,是像你能从照片上找出来一模一样的。

这就是因为徐悲鸿也像齐白石一样,对马的真实 形象进行了艺术加工,该省略的就省略,该夸张的就夸张。徐悲鸿完全画的是心中的马,也是栩栩如生的马,他画马与齐白石画虾有异曲同工之妙。

可以说,大师的心灵都是相通的,大师的艺术也是有自己个性特点的。

不过,画马也不是徐悲鸿的发明,中国画马很早就有著名的画家了。

例如,唐玄宗时代的曹霸、韩干都是画马的大师。杜甫赞美曹霸画马“一洗万古凡马空”,赞美韩干画马“毫端有神”,徐悲鸿还被称为“当代韩干”呢!可见,画马也不是徐悲鸿的发明。

但是,徐悲鸿有创造,所以画出了现代画家笔下“一洗万古凡马空”的骏马,所以,给观众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这就是艺术的感染力。

其实画画,什么画都能画到一个最高峰的。比如说画鹰啊,画燕子呀,画鸭子呀,画驴呀,画牛啊,还有画人物呀,只要画家努力去超越前人的艺术成就,一定有画的更好的可能性。

比如说画虾、画马,我们都有超越齐白石和徐悲鸿的可能性。因为艺术需要创造,艺术也需要不断的去创新,才会越来越好。

如果艺术创新停止了,永远跟前人一个样,那艺术就没有进步没有发展了,艺术也就会死亡了。我们一定要清楚不是说前人画过人,我们就再也不能画人了,徐悲鸿画过马,我们就再也不能画马了,齐白石画过虾,我们就再也不敢画虾了,李苦禅画过鹰了,我们再也不能画鹰了,没有这样的道理。只要我们喜欢画,我们有那种能力,我们努力去追赶和超越前人,就有超过前人的各种可能性。

同时,我们也可以开创新的领域,人家画马我们画鹿,人家画虾我们画蟹,我们还有很多没有画到绝顶的东西。

比如说青蛙,比如说仙鹤,比如说菊花、兰花,都有画出一派新天地的这个可能性。

所以千里马也一直在这样想,画画没有前人已经画绝的东西,只要我们还有新的创造的和新的发现的地方,我们就会超过前人,前人也是在前人的基础上有了更大的改革和创新,才会有不同凡响的艺术成就。

前人创造的高峰确实是有不太好攀登的,但是只要你有那种能力。只要在新的发现和新的创造上做更大的努力,登上艺术的高峰是完全可以的。

所以。不是前人已经把最美的画都画绝了了,而是我们为艺术付出努力太少了。

想想齐白石徐悲鸿的艺术道路,艺术成就难道是给他们从天上掉下来的吗?

0
丁掌柜的大徒弟丁掌柜的大徒弟 管理员回答于9月前

黄胄的驴。郑板桥的竹子。朗诗宁的马和犬。张大千的仕女图。

黄胄:

黄胄是我国画艺术大师,社会活动家,收藏家。赵忠祥曾经也是黄胄的一位门徒。 中国第一座大型民办艺术馆——炎黄艺术馆缔造者;中国画研究院、中国工艺美术馆筹建者;黄胄美术基金会设立者。带头捐赠自己书画作品与古代文物、书画收藏。主持具有深远影响的“93科学与艺术研讨会”“95经济与文化研讨会”等若干重要展览及学术活动。黄胄独创性地将速写融入中国画,开启了全新的人物画笔墨范式,拓展了中国画艺术语言。黄胄的社会活动与艺术实践,对中国文化艺术事业做出了杰出贡献。有大量艺术作品及《黄胄作品集》《黄胄谈艺术》等三十余部著作传世。

郑板桥

郑板桥,字克柔,号理庵,又号板桥,人称板桥先生,江苏兴化人,祖籍苏州,清朝学者、书画家、“扬州八怪”代表人物。 乾隆元年(1736年)进士,官至山东范县、潍县县令,政绩显著。后客居扬州,以卖画为生;代表作品有《修竹新篁图》《清光留照图》《郑板桥集》等。郑板桥一生只画兰、竹、石,自称“四时不谢之兰,百节长青之竹,万古不败之石,千秋不变之人”。其诗书画,世称“三绝”,是清代比较有代表性的文人画家。

朗诗宁

意大利人,原名朱塞佩·伽斯底里奥内,生于意大利米兰,清康熙帝五十四年(1715)作为天主教耶稣会的修道士来中国传教,随即入宫进入如意馆,为清代宫廷十大画家之一,曾参加圆明园西洋楼的设计工作,历经康、雍、乾三朝,在中国从事绘画50多年,并参加了圆明园西洋楼的设计工作,极大地影响了康熙之后的清代宫廷绘画和审美趣味。主要作品有《十骏犬图》《百骏图》《乾隆大阅图》《瑞谷图》《花鸟图》《百子图》等。

张大千

四川内江人,祖籍广东省番禺,中国泼墨画家,书法家,“大风堂派”的创始人之一,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泼墨画工之一,被西方艺坛赞为“东方之笔”。 张大千在山水画方面卓有成就,画风工写结合,重彩、水墨融为一体,其中泼墨与泼彩,开创了新的艺术风格。因其诗、书、画与齐白石、溥心畲齐名,故又并称为“南张北齐”和“南张北溥”。与黄君璧、溥心畲以“渡海三家”齐名。

有对照片感兴趣的您,请关注我可以找到小编。